青梅煮酒

佛系,一切随缘

感谢闺蜜的生日礼物,超好看!!!

本丸日常之一

老猫(二)
  小学生文笔,ooc会有的
  突发奇想的脑洞,我相信我会有猫的
  有一期三日和包莺,不喜勿入
  照例有小祖宗出没,我对他是真爱
  
  
  
  事情最后以一期夜闯伊达组倒吊搞事鹤一夜房梁及婶婶连夜批改自上任以来偷藏的所有文件完美收官。
  屁的完美收官,有些文件我明明都丢了一期你是从哪找的!!!∑(°Д°ノ)ノ我手上还有刀质你不能这么对我T^T你和爷爷住单独部屋的提议门都木有(╯‵□′)╯︵┻━┻我要去告诉三条大佬们!!!
  一期一振拔刀:“吉光之名绝不是浪得虚名!”
  婶婶:一期尼你看南边的庭院怎么样小桥流水清幽静谧环境优美还有爷爷喜欢的樱花树最重要的是少有人烟门一关可以适当做点有意义的户外活动我看今天天气不错你收拾一下就和爷爷搬过去吧!【乖巧坐】
  恭喜审神者成功顺毛
  您的好友天下·心狠手辣·真腹黑·一振已下线。
  您的好友一期·温柔体贴·黄切黑·一振已上线。
  婶婶眼看一期心满意足离去的背影消失在天守阁,笔一丢抹了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又想起了至今还在房梁上挂着的罪魁祸首。
  24小时无缝远征就决定是你了,鹤丸国永。
  鹤球哭晕在天守阁。
  哭晕的鹤球被婶婶丢给烛台切麻麻。
  在老猫又一次跑到南院骚扰三日月而被一期丢回来时,婶婶觉得为了老猫和自己的生命安全需要为老猫找一个新住处。
  婶婶将咸猪手伸向太爷爷【划掉】目光投向太爷爷。
  莺丸好啊,有爱心,不但养了一只傻包平还承包本丸所有的鸟,长的好看性格温柔,还很贤惠会做饭团,虽然太爷爷做的饭团只有大包平会吃 →_→
  最重要的是!大包平是个傻白甜【划掉】没有一期腹黑啊。
  于是婶婶找到正在和平野喝茶聊天的莺丸,确定太爷爷没有意见后,婶婶准备去找长谷部帮忙打包老猫的生活用品,莺丸表示主殿可以坐下来和老人家喝喝茶并使用召唤术召唤出大包平。
  “又是一个发现我的强大从而崇拜我的人吗,唔,是莺啊。”一头红色短发的大包平出现在回廊那头。
  “大包平。”莺丸向大包平挥手示意他过来。
  然后大包平就被莺丸忽悠去搬东西了。
  “是时候让你们看看我真正的价值了!”
  所以你的价值就是被莺丸忽悠去搬东西吗,那你很棒棒哦,能不能长点心▼_▼
  “嗯啊,大包平一直是不输于天下五剑的刀剑男士呢。”莺丸伸手揉乱大包平的短发,顺便还拍了拍。
  “那,那是当然,我可是池田辉政的刀!”大包平别过脸去,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唯有羞红的耳垂和背后飘落的樱花能显示他内心的窘迫。
  这里还有两未成年啊喂,平野他哥超凶的。
  被糊了一脸樱花花瓣的婶婶嘴角一抽踢翻这盆狗粮,顺手捞走乖巧的平野。
  这个本丸迟早药丸┻━┻︵╰(‵□′)╯︵┻━┻
  
  
  
  好不容易憋出来的一章......凑合看吧,小祖宗应该在下章出来
  限锻不出货,小祖宗肯定是嫌我长的丑QAQ

明月的本丸(一)

ooc会有的

  婶婶金手指粗大,cp已定月读命,但是月读在文中出现次数不多,正文可以当作无cp。刀剑内部消耗,已定cp一期三日,双狐,石青,包莺,长蜂,清安清,后续可能会出现新cp,不喜勿入

  应该会是日常向吧

  私设小乌丸是天照的神眷,三日月原来是月读命的神眷,后来才进入高天原

  

  

  在那个人鬼共生的年代有一座繁荣浮华的都城,在这里琴瑟丝竹奏响浪漫的爱情,风雅和歌勾勒奢靡的贵族,子时夜色见证喧嚣的百鬼夜行,这里是——

  平安京

  平安京城外有座月见山,山半腰建有供奉三贵子之一月夜见尊的月读神宫,黑夜的力量庇护着这里,致使整座山峦终年笼罩在夜幕之下,让人不禁想起神明所统治的夜之食原。

  山间石阶上有一人穿过巍峨的鸟居缓步前行,轮无唐草纹黑袍,八藤纹白奴袴,繁纹冠,正是身着正服的大宫司,一只米黄色皮毛,额间绘有朱色符文的小狐狸灵巧的跳过石阶跟在他身后。

  位于山顶设有神体、献馔和御币的正殿作为神栖息的场所,本应是神社中最神圣的部分,禁止人类进入,可今晚却有所不同。

  非重大祭祠少有露面的女祭主早已在玉垣外等候,女祭主向大宫司点头示意,看向他身后的小狐狸,蹲下身伸手揉了揉狐狸的脑袋,“你就是狐之助?”她这样问道,目光落在它那左右摇摆一看就知道手感很好的毛茸茸的大尾巴上,可疑的迟钝了一瞬,这位成年不久刚刚当上祭主的少女显然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神情,露出略显诡异的笑容。

  狐之助被她盯的心里直发毛,在空中摇晃的尾巴不自觉僵直垂下,虽然内心十分懵逼,但秉承时之政府十佳好员工的品格,狐之助有理的回道:“正是在下…祭主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不,没什么,跟我走吧,殿下等你很久了。”女祭主岔开话题一把捞起狐之助,欢快的语气彰示主人愉悦的心情。

  女祭主:皮这一下可以说是很开心了( ´▽` )

  狐之助:???黑人问号脸

  “久夜殿下,时之政府来人啦!”

  跪坐于神像前的少年闻言侧首,华贵的紫袍绣有标志性的银月暗纹,散肩长发微漾,墨色的发尾荡出好看的弧度,露出一张精致到令人一见难忘的面容,敛尽月华的银瞳带着询问望向来人,双眸在看见狐之助的那刻似有流光浮动。

  神使久夜,聚沧海原灵气所诞生的精灵,深受沧海原之主月读命的喜爱,自出生起随月读命居住在夜之食原的神宫,被称为沧海原的月亮。

  “久夜殿下,时之政府十分荣幸接到月读神宫的邀请。”狐之助从女祭主的怀中跳出,上前几步,乖巧的卧坐在久夜身边,“在下狐之助,为迎接殿下前往本丸任职而来。”

  哪怕知道眼前犹带稚嫩的少年并非日后冷漠强大的神祗,狐之助也不敢有丝毫懈怠,依少年的身份,哪怕是时政高层亲至也不敢不敬,更何况它狐之助不过是时政量产的式神罢了。

  时政活跃在众神隐退的末法时代,各宫各社与诸神早已失去联系,更何况是哪怕在神道昌隆的平安京时代就少有音讯的三贵子之一月夜见尊,能够接到月读神宫的邀请实属意外,但这并不妨碍时政想要拉拢月读神宫的心思,近日高层召开的诸多会议也皆是为了这位尊贵的殿下。

  “千叶和你们商量好了。”少年好看的双唇上下开合,如清泉般冷洌的声线不带丝毫情绪。

  “是,大宫司大人已与时政商定,殿下会入驻甲521本丸。”为了让这位殿下满意,时政专门挑选位于甲区两名品性端正的女审神者中间的521本丸进行改造,利用空间咒术扩建本丸,天守阁改为平安时期的宫宇风格,更在天守阁后修筑小型神社方便久夜祭拜,一砖一柱力求完美,就连全刀帐都准备奉上,只是大宫司认为还是亲手所锻刀剑更值得信任才就此作罢。

  “我知道了,你先与弥音下去休息吧,我与吾神尚有事商议,我等明日启程。”久夜收回目光阖上眼眸,摆明不想在谈。

  狐之助知趣应下,它的任务完成大半,如今只是晚上一日而已又不是不去,没必要在启程时间的问题上惹得这位殿下不快。

  随着女祭主与狐之助的退去,本殿重归寂静,如情人的喃呢自久夜耳边响起,“你很喜欢那只狐狸。”

  “它有毛。”久夜从小就喜欢毛绒绒的生物,可惜神明居住的神宫只有稀疏十几棵月桂和一众了无生气的傀儡侍女,此外少有活物,他又不爱出门,难得碰见只狐狸就多看几眼咯。

  察觉少年的不耐,那声音似无奈又似调笑,“对吾这么冷淡,可还是在生气。”

  久夜睁开双眼,冷淡的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委屈,“我从未离开过您那么远。”

  “怎么会?”月华透过窗格泄流而下,似织网般,黑夜困住了祂的月亮。

  “吾的月亮啊。”

  只要汝身并未消逝。

  只要黑夜的力量永存。

  只要诸神黄昏还未降临。

  “你我共生,何谈分离。”

  

  

  

  注:①祭主,最高位的神职人员,女性。大宫司,最高位的神职人员。日本神道宫社共有神宫、宫、大社、神社、社五级,月读宫位于日本伊势市中村町隶属伊势神宫内宫,这里将月读宫单独立出来并提为神宫,月见山是我瞎编的,为了安慰yys还差30抽月见黑的我

  ②玉垣形似栅栏,是环绕在本殿或神域四周、等间距设置的柱状物集合,用于区分神域和世俗界

  ③日本神话中天照和月读命的关系并不好,这里私设已经和好了

  嘛,因为老猫那篇文写的意外的不顺就先开这篇,哪想到这篇画风这么诡异,而且这章本来早就写好了打算发上来的,结果复制的时候被我删了……总感觉和原来的版本不一样,字数也少了,大佬们凑合着看吧,可能以后会改的。

我想剁手

  我都不敢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好不容易码好了沧海原的月亮的第一章准备挪到lof来,结果复制的时候不知道按哪儿了,一瞬间,全都不见了!!!!!!!我现在剁手的心的有了(━┳━ _ ━┳━)

本丸日常之一

老猫(一)
  小学生文笔,ooc会有的
  突发奇想的脑洞,我相信我会有猫的
  会有一期三日和包莺,不喜勿入
  照例有小祖宗出没,我对他是真爱
  
  本丸有只老猫,不是多名贵的品种,普普通通的家养橘猫,橘色的毛皮带有浅浅的白色条纹相间,都说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特别胖,老猫大概属于特别胖的那种,它被养的极好,一身肥膘,足足十公斤的重量,蹲在那儿就像一只变了形的皮球,唯一出彩的是那双琥珀色的竖瞳,如年前开封的蜜酒,流动着时光酿造的光泽。
  在老猫还是一只不足巴掌大的奶猫时,母猫死在了一个雨夜,它蹲在母猫的尸体旁,用粉嫩的鼻头供着早就凉透的母猫,发出自出生以来第一声叫唤,稚幼且无助。
  后来,它被审神者的奶奶捡了回去,一晃十三年过去,奶猫长成老猫,再后来,奶奶走了,似婴儿哭闹般的哀叫整整响了三天,审神者回到乡下老家,料理好奶奶的后事,在奶奶常坐的平台上找到老猫,她抱起已经叫不出声的老猫,告诉它:从今天起,我会替奶奶照顾好你的。
  婶婶将老猫带回本丸,一落地,老猫飞快蹿出天守阁,躲进平台下方的柱洞,无论婶婶怎么诱哄,老猫都不为所动,婶婶无法,只好拜托烛台切做了老猫爱吃的鱼羹送来,哪知已经三天没有进食的老猫只是耸耸鼻头,尾巴一甩背过身去,婶婶开始急了,她向五虎退借来小老虎,希望能把老猫叼出来,结果老猫没出来,反倒是小老虎屁股上被咬下一撮毛。
  龟甲的红绳,污江的金刀装,大咖喱偷藏的逗猫棒,本丸里凡是可能吸引老猫注意力的物品都被婶婶找来堆在柱洞前,眼看老猫渐渐虚弱,小姑娘心疼的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
  清脆悦耳的鸟叫声自耳边响起,听出是太爷爷模仿的鸟叫,婶婶止住泪水,不明所以的看向莺丸,莺丸旁的三日月俏皮的向婶婶眨眨眼,伸手抵在唇前示意她不要说话,另一只手指了指柱洞,只见原本瘫在地上的老猫慢慢弓起背脊,耷拉的飞机耳扑闪几下重新竖起。
  厉害了我的太爷爷。
  老猫踮起四肢迈出优雅的步伐不紧不慢跺出柱洞,悠悠然伸了个懒腰,抓住三日月快要垂地的深蓝色衣角,三下五除二爬上去自个找了个位置卧好。
  所以大爷你刚才为什么不出来,婶婶看着因为被三日月摸了一下就害羞似的把脑袋埋进两爪之间团成一个球的老猫,感觉自己受到了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
  因为铲屎的你没这两个长的好看啊(*´◐∀◐`*)老猫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嫌弃的看了眼婶婶,转头露出肚皮对着莺丸撒娇。
  wo…cao…这个看脸的世界━┻︵╰(‵□′)╯︵┻━┻不过爷爷和太爷爷真的很好看ԅ(¯﹃¯ԅ)
  你自己也是看脸协会的白金会员呢婶婶。
  老猫很喜欢两位老爷子,甚至把婶婶准备的猫窝叼进了三日月在粟田口部屋的房间,三日月倒是不介意,十分愉快的接受自己的新室友,婶婶有些犹豫,毕竟爷爷是个众审皆知的生话废,不过转念一想,这位天边新月还有一位十佳全能的御前様。于是,老猫就在粟田口安顿新家。
  婶婶自认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表示再来三天的文件都木有问题,乘着这股劲在当天晚饭前批改完堆积已久的文件,让长谷部老妈子非常欣慰。
  直到一周后的夜晚,脸色黑沉衣衫不整的一期一振拎着不断挣扎的老猫敲开婶婶的房门。
  没有丝毫防备的婶婶直面来自粟田口太刀的威压,瑟瑟发抖。请务必崩住你温柔小王子的皮一期尼!!!
  本来就黄,现在跟大咖喱似的,和爷爷凑黑白配吗?!
  但婶婶很怂,婶婶不敢说。
  “一,一期,有什么事吗?”婶婶小心翼翼的问道。
  “失礼了。”一期连平日客套的微笑都懒得维持,他将老猫扔回给婶婶,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请恕一期无能,养猫这项重任还是令找他人吧。”
  我锻的怕不是天下一振哦,婶婶按住伸出爪子想要挠一期的老猫,没忍住心中的好奇,“能问问为什么吗?”
  “和小老虎打架弄哭退这个理由主殿能接受吗。”
  “…哦。”信你才有鬼。
  翌日,婶婶无意间对鹤丸谈起此事,鹤球一脸深意,不到半天,全本丸都在传一期在和三日月那啥啥的时候被猫打断,导致一期欲求不满。三条刀派发来贺电表示喜闻乐见,并以伤风败俗为由接回三日月,留一期独守空房。
  当晚,一期一振再次敲响天守阁的房门时,婶婶觉得自己必须挣扎一下,拱出同伙鹤丸国永争取从轻处理。
  您的好友天下·心狠手辣·真腹黑·一振已上线。
  QAQ x2
  
  
  TBC.

存一个脑洞

来自沧海原的月亮奉月夜见尊之命降临时之政府体验生活,自此因刀剑集体暗堕而被封印的乙250号本丸迎来了新任审神者。
  男婶久夜是沧海原孕育的水精灵,深得掌管沧海原的月读命的宠爱,因为一直养在月读命的宫殿没什么机会接触外人,所以月读命觉得久夜需要历练,在与月读神社的祭主商量之后,决定让久夜成为审神者。
  婶婶cp已定月读命,但是月读在文中出现次数不多,正文可以当作无cp。刀剑内部消耗,已定cp一期三日,双狐,石青,包莺,长蜂,清安清,太刀兄弟,后续可能会出现新cp。
  私设小乌丸是天照的神眷,三日月原来是月读命的神眷,后来才进入高天原。

【一期三日】最初から会いましょう

【一期三日】最初から会いましょう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不足以写出他们的好QAQ
  ooc与狗血齐飞
  一期三日不拆不逆,不喜勿入
  微量包莺
  有爷爷长发设定
  小祖宗强行出没,我爱父上大人
  1、
  甲520本丸有个欧洲婶婶,大阪城活动弟弟一挖一个准,限锻从未翻车,联队战开启不过几天就迎回了太爷爷心心念念的“傻包平”,就没有肝不回来的稀有刀剑,入职不过一年,刀账就差不多收集全了。
  只除了那把天下五剑最美,三日月宗近。
  2、
  最开始只是经不住今剑小天使的央求,后来婶婶却发现无论是肝图还是锻刀都请不来爷爷,这对能一发入魂的欧洲婶婶来说是种新奇的体验,年轻的小姑娘较上劲,拉上三条刀派的大佬轮流锻刀,直到储备的资源都快用完了,也没见到最美刀剑的影子。
  3、
  婶婶假意哭丧着脸扑向坐在平台与众位老刀喝茶的小祖宗,上下其手吃着父上的豆腐都快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一副痴汉像让人不忍直视。
  有着如同乌鸦童子一般容貌的小乌丸接住还在嘤嘤嘤的小姑娘,只当没看见婶婶的小动作,慈爱的抚摸了一把婶婶的头,高深莫测的笑着时候未到,眼角瞥过正走向这里拥有水蓝色头发的刀剑,又作势掂了掂小姑娘,唇角勾起妖治的弧度,“哦呀,主人好像又胖了点,为父觉得零食点心还是控制一下的比较好,近侍大人意下如何。”
  Σ(っ °Д °;)っ秋冬麻袋
  被坑了一把的婶婶震惊的盯着小祖宗,又想起那把没影的天下五剑,一时悲从心来,泪流满面的给跪了。
  父上大人我再也不敢了(´╥ω╥`)
  4、
  大概是惨痛的经历又或是想要证明自己欧气,本丸的第一部队开始在5-4地图流连徘徊,每日锻刀次数逐渐增多,婶婶沉迷官方的审神者论坛,整天念叨着“玄学”“公式”。
  时光飞逝,在达成十万战无爷的成就后,婶婶只能不甘心的表示随缘,结果没能安分几天,在一次基友举办的茶话会上被安利了夫妻刀的婶婶表示自此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5、
  本丸的近侍大人一期一振发现自家婶婶开始变得不正常,经常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问她什么事也不说,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猥琐【鹤丸语】,锻刀必定拉上自己,总能听见婶婶小声的念叨“夫妻刀”“丰臣组”之类的话。
  6、
  然并卵,今天的婶婶也依旧没有爷爷。
  7、
  哄好有些崩溃的婶婶,一期开始处理今天的文件,等整理完工作从天守阁出来已是深夜,一期有些疲惫,但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弟弟们。
  小短裤们已经睡了,一期眯着眼数了一遍,总觉得少了一个。
  “一期尼?”
  一期回过头,是刚从外面回来的药研。
  “我去倒了杯水,大将休息了?”
  “嗯。”在弟弟们面前,一期总是温柔的。
  “去睡吧,明天还有内番。”他叮嘱道,等药研进屋,一期转身准备离去。
  药研看着一期离去的背影,突然开口“一期尼,你和三日月殿…”
  “嗯?”一期没听太清。
  “…不,没什么,晚安。”
  8、
  这是一间华丽的屋子,远不是本丸的部屋可比拟的。
  一期知道这里是大阪城内,曾经天下一振所存在过的地方,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梦见这里了。
  是的,梦见。
  自从审神者决心锻造三日月宗近开始,一期一振每晚都会梦见这座群青的城池。
  他在梦中回忆着天下一振短暂的荣光,以及,独属于他的月亮。
  9、
  一期曾经问过婶婶,为什么锻刀要拉上自己,而不是三条家的各位殿下,小姑娘沉默片刻,说:“一期尼你不懂啦,这是玄学!”
  怎么会不懂呢?一期苦笑,他们是夫妻啊。
  一期拉开纸门,轻车熟路的穿过曲折的的走廊往西之丸的庭院,那里是丰臣氏主母的居所。
  他想见他。
  10、
  一期找到三日月的时候,他正坐在院子里那棵樱花树下喝茶。
  深蓝的狩衣,灰白的袴裙,没有佩戴护甲,华丽的服饰遮不住他秀丽的容貌与高华的气质,深邃的夜幕与黎明的天空在他眼中交织,金色的弯月高悬,仿若深受月读命青睐的神使,无愧于最美之名。
  与曾在演练场多次见过的模样有些许不同,丰臣时期的三日月有着如夜幕织缎的长发,被原本斜戴的金色流苏头饰束起,一期记得那是从前随主君巡城时在集市上买的,三日月很喜欢。
  一期还记得许多,他记得第一次随主君进入宁宁夫人住所时初遇三日月的惊艳;记得每次出城总要折一枝野花送于城中的明月;记得在秀吉主人与宁宁夫人的见证下与三日月完婚的情景,那天,三日月用他华丽的声线第一次唤他御前様。
  恍惚间,一期看见三日月起身跑向拥有一头水蓝色长发的青年,青年伸出手将爱侣往怀中一带,献宝似的从背后拿出一束犹带朝露的花束。
  飘落的樱花遮住了一期的视线,他忍不住闭上眼。
  11、
  再次睁眼,一期发现自己来到了一间小佛堂,身穿僧服的老媪双目微合转动着手中的念珠,呢喃着经文,一期听了一会儿,是往生咒。
  是宁宁夫人,那三日月在哪?
  一期对着宁宁夫人躬身一礼,转身离去。
  一期走出佛堂,发现夜色正浓,他不知道应该去哪找三日月,只好漫无目的的寻找,绕过正堂,远处冲天的火光照亮天际,染红了一期蜜色的眼眸,那是大阪城,还未烧毁屋舍仍可窥见它曾作为天下人城池的繁荣。
  大火!大火烧毁了一切!一期不禁伸手扣紧腰间的本体,大阪城的记忆已随大火消逝,可那灼烧的痛苦却深刻进一期一振的本体,这把吉光的最高作品至今难掩硝烟的气息
  本能驱使一期狼狈的逃离前院,停下来时发现自己似乎来到了后庭,他推开其中一间房门,看见了跪坐于窗前的三日月。
  窗口大开可见火光,那是大阪城所在的方向。
  此时的三日月已经换上一件素净的白衣,他盯着火光显得十分平静,只有毫无血色的唇以及充斥着痛楚的双目告诉一期他此时内心的挣扎。
  大火仍在肆虐,直到天空泛白下起细雨,火势才逐渐变小,三日月合上双目,脸色泛白仿佛下一刻就要消散一般。
  良久,三日月伸手拿起一旁刀架上的本体,不大的小屋回荡着刀剑出鞘的声音,三日月手握本体,拾起垂落在地的发丝自耳边斩断。一期依稀记得,已是高台院湖月尼的宁宁夫人,曾为三日月更名五阿弥切
  五阿弥切,取五阿弥佛之意,意为斩断五阴盛苦。
  “昔の事も朝露のように,瞬く間に死んでいった。”②
  “夫人啊…”
  五阿弥切似有所感,他抬起头,却发现泪水潸然而下,早已泪流满面。
  “御前様…”
  12、
  连绵下了几场小雨,空气里弥漫着青草与泥土的味道,本丸中沉闷已久的气氛有所缓和,虽然拥有了肉身,但本质依旧是刀剑,刀剑可不会喜欢阴雨天气。
  小乌丸靠在平台的墙上,小口呡着从次郎太刀那儿顺来的清酒。
  “小乌丸殿还未用过早膳吧,一大早起来空腹喝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有着莺色头发的刀剑带着热茶走来,是莺丸。
  “哦呀哦呀,吾不过偶尔为之…唔,最后一口。”
  小乌丸收起酒盏,就地盘坐,接过莺丸递来的新茶,动作说不出的优雅。
  “大包平呢,没和你一起?”
  “约了数珠丸殿手合,没那么早到。”
  提起他的傻包平,太爷爷的语气总是带着一种诡异的愉悦。
  “唔,茶梗立起来咯,看来今天会有好事发生。”
  只见莺丸的茶杯里有一根茶叶梗立着的,随着碧绿的茶水微漾。
  “好事吗…”小乌丸偏首望向本丸樱花树下的时空转换器,翅羽一般的发微微晃动,如同展翅欲飞的黑鸦。
  13、
  第一部队带回了好消息。
  连护甲都来不及脱的小天狗抱着有他人高的太刀扑向审神者。
  婶婶喜极而泣,都快一年了,我以后也是有爷爷的人了。她伸出手,迫不及待的为新刀灌入灵力。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③
  “爷爷QAQ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爷爷求抱(ฅ>ω<*ฅ)。”
  “嗯——这就是所谓的肌肤接触吗? 哈哈哈,可以可以,摸吧没问题。”④
  三日月伸手接住审神者,作为颜狗的婶婶表示受不了天下最美的近距离暴击,忍不住浑身冒起粉红泡泡,让后来的一期沉下脸。
  “太失礼了主殿。”
  想起自己还处于零食管制期的婶婶听见近侍大人的声音条件反射迅速从三日月身上爬下来,终于找回放飞的自我。
  “欢迎来到甲520本丸,我是本丸的审神者世理,往后请多多关照。”
  “哈哈哈,小姑娘很可爱呢,请多多关照。”
  三日月礼貌的回了一句,温柔的目光落向审神者身后的一期一振,印有两弯新月的眼眸盛满思念与爱意,几乎要将一期溺毙在这浓烈的感情中。
  夫人他真是一点都没变,那样的温柔,一期不自觉抚上心口,即使六百多年的时光过去,胸腔里那份由三日月带来的悸动依然炽烈,一如往昔。
  婶婶看看一期又瞧瞧三日月,嘿嘿直笑,眨眼示意众人离开。
  “咳咳,这是本丸的近侍一期一振,一期尼你领爷爷到处转转,我们就先走了。”
  “唉,等等……”小天狗瞪大眼睛,不满的跺脚想要说什么,被眼疾手快的婶婶一把捂住嘴打包丢给一旁的岩融。
  “辛苦各位,手入室我已经准备好了,温泉也有清场,大家受伤的手入,没伤的洗漱休息,今晚的宴会就辛苦咪酱你和歌仙了,一会儿我和长谷部来取食材清单,快走啦快走啦,那什么一期尼记得带爷爷来哦!”
  眼看审神者带着众刀离去,耳边还能听见小姑娘兴奋的尖叫
  “许久不见,一期君。”三日月抬袖掩面,只能听见他温柔的话语,“一期君可能不记得了,我曾经在丰臣大人那见过你,大抵算是同僚。”
  一期没有回话,他只是凝望着那双新月,直到三日月露出疑惑的神情。
  “仅仅只是同僚吗。”他的声音有些嘶哑,“抛下夫人六百多年是我的错,可夫人怎能掩盖我们曾作为夫妻的事实!”
  “御前様…”三日月吃惊的瞪大双眼,不敢置信“我以为你已经不记得了,怎么会…”
  突如其来的吻打断了接下来的话,一期伸手揽人入怀,直到三日月因呼吸不畅轻推一期的胸膛,一期才念念不舍的放开三日月的唇,带着手套的指尖擦拭牵出的银丝。
  “夫人,我回来了。”
  
  后记:
  当晚成功入住三条部屋的一期尼表示婶婶最近批改文件辛苦了,每日的点心恢复回原来的量。
  婶婶:深藏功与名(* ̄︶ ̄*)
  
  END
  
  ①最初から会いましょう:一别经年今始见
  ②昔の事も朝露のように,瞬く間に死んでいった:往事亦如朝露,转瞬即逝。出自振总旧主丰臣秀吉的辞世语,我稍稍改了一下,这句话是爷爷说的
  ③游戏刀剑乱舞中,三日月宗近的自我介绍
  ④两句都是爷爷的游戏语音

        捉个虫,今天查日本屋舍结构的时候发现外廊那个地方应该叫作平台